首页 >体育

天使汇兰宁羽与投资大牛对话如何投出下一个

2019-03-04 18:13:17 | 来源: 体育

在今日的 TechCrunch 北京峰会论坛上,中国天使合投平台天使汇创始人兰宁羽作为主持人对话来自阿米巴资本的赵鸿、金沙江创投朱啸虎和紫辉创投创始人郑刚,对话围绕「如何投出下一个独角兽」进行,探讨了创业公司估值、独角兽企业特点和下一个风口等问题,全篇干货满满。

以下是对话内容精选。

兰宁羽:大家好!今天非常高兴我们在这里遇到了几位投资界的大牛,今天的主题叫做如何投出下一个独角兽。

2009 年的时候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在德国和日本有非常多的的企业,我们跟这些企业谈到估值的时候,发现这些企业并不是特别看重估值这件事情。甚至我问到一个公司的 CEO,他是这个公司非常重要的人物,他只持有 4% 的股权。我们问他这么少的股权,有没有激励作用,你会不会觉得太少了?

这个 CEO 给我们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答案,说,我认为做我的 CEO 这个岗位是本职工作,我要把它做好,并不在意股权比例。

德国、日本、印度的资本市场并没有那么活跃,大家对于未来股权增值、上市并不是那么在意。前段时间有一篇专门的文章讲『独角兽』——很多人并不喜欢这个名字,如果天天想着我的公司值多少钱,那可能就忘记了企业的本质。

假如说中国没有一个那么活跃的资本市场、或者说我们未来的 IPO 道路不通畅、或者我们有一个更好的方法来去选择 IPO 的机会的话,在 IPO 条件并不成熟的情况下,独角兽这个概念会不会还那么被人看重?或者说我们到底怎么去对这些企业进行估值。

所以, 谈到估值这件事情请在座的各位谈一谈自己的看法。

资本涌入,有利有弊

赵鸿:估值肯定和公开市场是密切相关的,尤其在中国互联领域非常的明显。过去几年中国互联经过了几个周期,基本上三年一个周期,尤其是越后 IPO 的估值越和市场相关,常常会差 3、4 倍以上。

这就造成了很多私募基金或者很多本来愿意投公开市场的基金都愿意往私募来,投一些还没有上市的企业,加速创业公司的发展。像滴滴打车,我们没想到他们发展的这么快,按照正常的途径来说,我们本来预计要 5、6 年的时间,但是这么多的资金涌进来,会使整个行业、包括企业加速发展,它就用 3 年的时间走过了本来要 5、6 年走过的路,有利有弊。

高估值是正常现象

郑刚:我原来在美国工作和生活,对美国互联怎么产生,到后来的泡沫破灭非常的了解。很多高科技的企业,在中国有中国的现象。一个创业企业在美国,往往到 IPO 的时候,创始人股份能达到 10% 应该就是非常少见的。但在中国往往看到某些奇葩,有些 IPO 企业的老板股份会占到 85%,这是不可思议的。

后来在中国工作和投资以后,我的思维发生了变化,股份比例的大小可能跟他能够创造的创富的大小有的正相关。也就是说中国资本市场更加喜欢创始人对公司的控制 权,而且更加相信创业者个人的英雄能力或者组织能力。因为在中国,职业发展的道路或者说我们的职场,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是有一定的距离。

从估值的角度来讲,如果我们没有一个发达的资本市场,那『独角兽』的公司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我觉得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发展中国家,高速成长的国家,本身你的估值跟你的发展速度有的正相关关系。如果你的公司非常小,但是增长速度非常快,估值一定是非常高的。所以,我觉得资本市场还是给了一个正常的合理的估值,尤其对独角兽的公司来说,本身他们创造的财富就是巨大的。所以我认为是一个正常的现象。

兰宁羽:有很多公司不着急 IPO,即便达到几百亿美金的估值,他都是保持私有的状态,这是我们的资本市场如此之活跃带来的机会,当然这些创业公司成长的速度也非常的快。

我们怎么样能够发现一个独角兽?每一个人自己投出自己有代表性的案例的时候,当时是怎么判断的,是不是有规律可循?

在大市场里,找对切入点

朱啸虎: VC 进入中国也有十年的历史了,好的 VC 投出独角兽的比例差不多在 10%—20%。我觉得还是能够从中看到一些基本的特质的。我们喜欢的是在大市场里面找小鱼,即使不是名、第二名,在一个很大的市场里,做到第三名、第四名也是很不错的。首先要看这个市场是不是足够大。

大的市场很容易判别。第二点是怎么切入?这是非常难的,需要很多的思考。我们一直跟投资者说,动手之前要花很多时间进行深入的思考,要比别人想的更深一步。当初滴滴为什么融资那么困难?很多人想不明白为什么滴滴从出租车切入,出租车师傅在中国是很辛苦的,他们需要工作很长时间。要从这些人身上去赚钱实际上是很困难的,但是中国的互联思维一定是流量的思维,你必须以流量作为入口,从这里切入是重要的。

所以『以什么作为一个点切入』是非常关键的,这个点要进可攻退可守。

投资人也要不断学习、研究行业和趋势

郑刚:我们也在思考怎么样投到独角兽的公司,当然这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你需要花很多的时间。作为投资者,你要考虑到将来你要拿到一个比较好的回报,出发点我们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面对一个巨大市场』的应用。

大的方向大家都能看得到,重要的是怎么从这个大的方向里看到自己的机会。我们认为需要你有反向思维的能力,我们在不断的看红海里面还有什么样的蓝海机会,正是因为它大所以会变成红海。以前滴滴、快的半垄断的状态下,美团、大众等等百团大战时,为什么只生下了几家成为了独角兽?这里面是有机会的,关键是怎么把这些机会怎么变成你的机会,当然运气很重要,第二是你能抓得住你对投资方向的把握。

我认为补贴是一种中国特殊的现象,它让竞争格局发生了变化,不仅仅是能力、技术和客户服务,就比钱多少——我认为这在某种程度上会压抑创新。所以运气也非常重要。

作为投资人你要有非常强的独立思考的能力和逆向思维的能力,要去想在这个行业还有没有机会。往往没有门槛的竞争、越红海的地方越有可能出现独角兽的公司,因为他一旦统一江山其他的公司就完蛋了。

我们自己的做法是:我们怎么样获得这方面的能力以及发现这种企业。作为一个小的天使投资机构来讲,我们需要有大量的阅读——这是我个人的特点,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像阿米巴的老板都是从阿里出来的非常牛的人,但是我们能够弥补的是我们可以通过大量的阅读、大量的学习来了解行业里的发展趋势,找住行业里现在以及将来可能存在的热点,以及有潜力的公司在什么地方,在投资的过程中你可以特别的关注一下这些企业在哪里。有很多情况下是所谓的运气,这样的企业出现的时候你就能马上抓住机会。

兰宁羽:我们看到有无数创业的机会,无论是解决从 0 到 1 的问题,也就是从 10 亿美金到百亿美金的过程,过程中有很多的挑战,无论是过度的竞争还是选择的路径。请几位投资界的大牛给大家带来的分:

下一个独角兽的机会你们认为在哪里?回到 5 年前,让你再去做一次投资的话,你会在哪个方向上给为看重?

朱啸虎:现在有很多方向,像 IOT,像智能硬件,像人工智能,包括 VR,有很多新的方向,但是不是到了引爆点?现在说还有点过早。大家都在进来学习,行业热度到了 10% 以上创业者可以动手了;到了 20% 的点,投资人进入可能比较容易一些。把握时间点很重要。

郑刚:我觉得一个好的投资人对历史或者市场会有一个非常好的感觉。下一个独角兽的公司确实这是一个非常难的问题,通过对市场、对资本投资的方向,要比别人站的更高,才有这种感觉。 我认为智能硬件、穿戴设备、智能家居,这些跟人走的更紧密的互动设备方面会有更多的机会。

很多人问我说想跟你学投资,我说你是学不来的,但是有一件事我能做得到:你可以到我公司来学习。我干脆在直播平台开一个频道,把放在我的办公室,你每个月交一千块钱,我百分之百给你看——我相信每个月收入 10 万块钱没有问题。我们的很多设备和服务可以通过直播来提供,包括智能硬件在这上面也可以结合,你可以有很多很多想象,所以我认为下一个风口可能是直播。

大家要保持敏感性,有可能有人告诉你这有什么意思嘛?就是一个直播。实际上作为投资人,你要更有前瞻性看到这里面有什么前景?需要跳开大部分人普通的思维,把自己的思考做的更深一点,我觉得你可能就会发现一些机会。

赵鸿:阿米巴看到的几个方向我跟大家分享一下。

4 年前我们看到的几个方向跟现在我们看到的几个方向基本说是没变,但是行业在快速的转变,包括电商、数据、教育、企业服务、互联金融。

4 年前没有互联金融这个事,我个人投资一家(互联金融)公司,那个时候钱都是我们自己垫的,可是突然互联金融爆了,一大堆的投资进来。我们做了一家征信类的公司,活的非常苦,几次差点倒闭,但是今年就拿到了征信的牌照,收入很快就提升了。

所以刚才朱总说的拐点非常非常重要。这个时候作为一家投资机构跟团队,

天使汇兰宁羽与投资大牛对话如何投出下一个

就是『信任』这个事,你能帮助他走多久,你多有耐心,你在过程中可以帮助他做什么。

企业服务 4 年前我们看了一大堆的公司,今年投了好几个,因为我们觉得时间点很快就要到了。

我想表达的是: 很多行业、很多方向很早就有了,但是你一定要在行业和方向里沉淀一段时间。

至于 3 年、5 年以后会有什么大方向,我们一直关注这 5 个方向再衍生出的一些新的方向。

兰宁羽:在「双创」的背景下我还是要再提一下,各位才是真正在一线奋斗的勇士们,从台上分享的这些看,我们认为互联市场还有非常多的机会、很多痛点还没有被解决。各位有可能在未来跑出来、成为下一个独角兽,希望你们榨干台上每一位投资人的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