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

组图大咖们的印度白糖之旅给扑克粉带来的独

2019-06-08 05:44:18 | 来源: 生活

骨质疏松注意什么
手腕骨关节炎怎么治
全身性骨关节炎饮食

白糖素有“妖糖”之称。在突破7000/吨之后,糖价是否见顶、替代品情况又是怎么样、高糖价会对消费产生什么抑制,都是投资者非常关注的事。

有的人认为行情尚未走完但需谨慎,也有人认为糖价不能长期偏高,只是现阶段下跌空间不大。较为认同的是政策干预依然存在,国际糖价的影响也有所加剧。

那么白糖此轮上涨还能持续多久,未来年高糖价能否成为常态,除面政策变动之外,印度市场是糖市的焦点之一。

12月4日-13日,由混沌天成研究院组织的2016印度糖业调研已经启程,为期十天的行程里面他们将和业内人士一同深入当地产业链,亲历考察国际糖市动态,同时他们会把手的资料发回到扑克投资家发布。现在,大家足不出户,就可以随扑克投资家一起走进他们的考察,看前方的各种高能资料了。

下面是陶子的日记。

12月6日星期二雾or雾霾?(团友们都说是雾霾,印度人说只是雾而已)

穿越重重雾霾和各种现代、丰田、印度Tata,我们花了2.5小时,来到了距新德里仅80公里的SimshaoliSugar糖业集团,还顺便参观了土法制糖的一个超级小作坊,并到附近的蔗地去溜了一下,问了农民一些问题。

与昨天坐在会议室被一大堆数据淹没不同,今天数据不多,作为一个在广西糖业泡了10多年的懵懂小孩,感触还是很多的。先对比一下糖厂。

Simshaolisugar集团位于UP邦——几年观测下来,UP邦是印度蔗价、农民有话语权、前两年拖欠蔗款多、今年4大主产区增产的地区。该集团有4家糖厂,3家精炼厂,我们今天参观的糖厂,日榨量1万吨左右,产糖率10.5%,今年10月底开榨,估计3月底就收榨了,糖厂厂长告诉我,正常情况下,他们4月底才收榨,今年的蔗源还是不足。

糖厂的日榨量,不输于广西东亚、永鑫等大厂,糖厂的设备水平,和湘桂、飞龙差不多,产糖的质量,样品不错,但进入包装车间看,个人认为就是广西的中等水平;糖厂的饭堂,是这两天以来做得棒的印度菜,堪比我们入住的五星级酒店,李科说他吃了3碗;据说厨师为此提前调整了菜单,少辣,诚意满满,Alvean此行的安排非常贴心,很感谢。

蔗区,要说的就太多了。首先,土地条件,放眼望去,平坦程度和巴西圣保罗的蔗区差不多,有水利灌溉,糖厂的人介绍,这里从不担心干旱……可怜我们百色在差不多45的山坡上还种甘蔗。这样的土地,广西政府根本不用补贴搞什么双高基地,直接单产8吨,但是农民告诉我,单产吨/公顷,折合下来单产多才4吨;我们拍照的这片甘蔗地,农民说是3年前刚换的品种,,良种,单产做到65吨/公顷,公顷除15等于亩,自己算吧。

关于单产,糖厂的人做了一些解释。他说,是UP邦纬度高一些,简单查了一下,和重庆差不多,种植时间短,一般就10个月,12个月的都很少见。其次,纬度高也同时影响了糖分,所以这边的出糖率也不怎么样。很有道理。难怪在熊市中UP邦的糖厂欠那么多蔗款:蔗价高,出糖率低意味着成本高,不欠钱才怪。

潮起的李总提出质疑,糖厂付蔗款要多久?不付蔗款是不是马上不种了?与广西相比,印度糖厂貌似更厚道一些,农民说40天之内付款,通常不会提前给钱,人性使然,能拖就拖呗。像前两年这样,蔗款欠了很多,还是照种,因为和广西一样,甘蔗种下去,保证是有钱拿回来的,毕竟有那么大的糖厂在支撑,早晚拿到钱而已,要是种其他作物,能不能卖出去还是一个问题。

回忆起昨天,糖协说,到新榨季开榨时,如果还有20%左右的上榨季余款未结,拖欠情况都不算严重,种植积极性完全不受影响,今年开榨时蔗兑付率超过了90%,想不增产都难。

我马上问,那要是抢甘蔗呢?糖厂给多少?印度农民告诉我,也还是315卢比,因为哪家糖厂老板被政府知道私下哄抬蔗价,要判刑的。抢甘蔗的办法主要是马上付现金,不会等到40天期满……盗亦有道^_^

关于替代作物的问题,农民说,UP邦这边的甘蔗一般是种两年,一年新植一年宿根,第三年完全不用要了,根本没产量——迷惑,这到底是什么品种!!所以,替代作物通常是在不种甘蔗的时候,随便种点豆子、小麦之类的,收益也不到甘蔗的1/5,完全是在打酱油。

至于劳动力,农民也很无奈,消息,他们也有年轻人进城务工的问题,消息,但是问及的老农表示庆幸,他是一个大家庭,人工还够。要是大农户,砍工折合人民币一吨大约60块,他认为很贵了(导游说新德里的平均工资大概是2000元)。一般的农家个人,家庭拥有土地2.5公顷(数据有待核实,印度英文实在有点那个)。

这里我立即想到我们正在推的土地流转和机械化问题。个人认为,在印度要推行,需要很长的时间。印度都是小农,大农户不多,而且观察下来,土地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消息,一片地里竟然有一小部分属于其他人,这怎么流转……流转不了,土地平坦也不能搞机械化。劳动力一旦出现不足,产量增长的潜力,我看未必像印度糖协领导表述的那么乐观,当然,这是若干年之后的事情。

一点要记下来的,就是昨天留下的疑问,GUR,印度土法制糖。昨天座谈会听下来,GUR多少有点像巴西的酒精,和糖抢甘蔗。同行的佰糖商贸孙总,也提出了一个值得参考的逻辑,糖价高的情况下,GUR一定增产,因为农民做这个东西更受益,不会会把更多的甘蔗送到小作坊里。GUR一年产量700万吨,真是惊人。

不过今年农民告诉我,一个小作坊日榨量就是10吨左右,急着等钱用就会把甘蔗送过去,因为是立即付款的;正常情况下,附近的小作坊吸纳能力有限,大部分甘蔗还只能送给糖厂。所以,我估计GUR的产量,不会出现太大幅度的调整,至少本榨季,可以视为常量。

1:30,脑子转不动了,还有什么漏的明天补充,明天去马邦,的蔗区,2:30小时的飞机,印度好大…

大连中远船务三万吨重吊船N264试航
437人上班时被抓怎么回事437人上班时被抓背后真相惊人
山东新闻联播全国南水北调系统落实审计整改意见会议召开

猜你喜欢